阅读历史 |

枕上春夜 (第1/2页)

加入书签

这一夜,乔知懿做了很多个梦。

从幼年时义无反顾选择跳芭蕾,再到后来参加各种比赛,从市级跳到国家级,大大小小的奖项拿了一大堆。再到后来转战古典舞,迎着很多人不看到的有色眼神继续包揽一众金奖。

其实她一直都知道,家里人大部分并不看好她,觉得她是胡乱折腾,觉得身为乔家的千金,她选择登上舞台跳舞是件非常丢脸的事。并且,他们理所应当地认为像她这样的名媛就应该优雅温婉,就应该做好一个满分“花瓶”。

不应该有纯粹的梦想,就算有,也应该是为了家族牺牲小我。

这才是他们乐于看到的,好像只有这样做,才会显得他们教子有方,先衬得他们极具手腕,是合格的名门世家。无数光怪陆离的梦境串在一起,一场梦结束立刻进入下一场,此起彼伏,难以平歇。

沉重的眼皮再睁开时,已经临近第二天中午了。

厚实的窗帘将落地窗盖得严严实实,如果不是靠枕头下的手机看时间,她险些以为还是晚上。

午夜时分的一帧帧与噩梦穿插重现,一时间她有些分不清到底哪些真哪些假。

“醒了?”

男人的嗓音陡然传来,斩钉截铁地中断她所有的胡思乱想。

乔知懿怔了怔神,抬头看去:“你怎么还在.....

话没说完,她被自己难听到像是拉大锯的嗓音吓到,不由得瞪大眼睛。

刚刚那声音,是她的?!

救命,这是什么铁锈锯子砍大树!

站在几步之外,沈枢饶有兴趣地欣赏着她脸上的瞬息万变,又问:“肚子饿了吗?想吃什么?”

假装什么都没发生,乔知懿指了指头顶的照明设备,示意他先把灯打开:“太黑了,没食欲。”

沈枢照做,随手将酒店餐厅的菜单送到她手上。

啪嗒一声,偌大的房间整个亮起来。

灯火通明之下,寥寥无几的角落阴影顿时无所遁形。

眼睛还有些不适应,连着眨了好几下。

手里攥着薄薄一层纸,乔知懿仰起头看过去。

男人穿着昨晚那件黑色衬衫,领口扣子连着松开三颗,锁骨清晰可见,隐约还能瞧见胸肌轮廓,往日斯文禁欲的气质不再,反而在性感一列疯狂加分宽肩窄腰长腿,最顶尖的黄金比例看得人头晕目眩。

兴许是宿醉的恶果,乔知懿脑袋依旧迷迷糊糊的,再三犹豫后,她还是纠结着道:“你真的没有什么要问我的吗?”沈枢扬眉,坦然直白:“你不说我就不会问,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。”

乔知懿咬着唇,别别扭扭继续道:“事关两家的联姻你也认为不重要?”

沈枢默了默,径直走近后在床边坐下,姿态慵懒,反问:“你打算和我离婚?”

“我可没说!”乔知懿撇着嘴矢口否认,又用一次性的菜单遮住小半张脸,试图掩盖某些表情。

沈枢笑了下,伸出食指将菜单往下按了按,顺势看清她整张脸:“那就没什么很重要的事了。

“对我来说,除非你的分享欲对准我,不然我不会强迫去挖掘什么,你的主观意识更值得我用‘重要’来形容。”他们离得很近,近到他说的每个字落入她的耳朵,都能在原本波澜不惊的湖面掀起惊涛骇浪。

手里的菜单被攥出一整圈褶皱,细微的声音乍起泛滥。

心口悸动愈演愈烈,根本控制不住。

鼻子又开始发酸,几乎是同一时间,眼窝也整个泛起粉色。

沈枢眼疾手快地抽出两张纸巾:“我对你哭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,心疼心疼我?”

温和无奈,纵容揶揄。

就连擦泪都没有让她亲自动手。

抢过他手里的纸巾,乔知懿胡乱擦拭一同,表情还是硬邦邦的。

刚想说什么,旖旎空气却陡然一转。

瞥了眼显示有未接来电等待接通的手机屏幕,沈枢蹙眉,索性将手机递到她指尖,虚虚托着:“你哥的电话,要接吗?”吸了吸鼻子,乔知懿道:“又是打给我的。”

沈枢:“你把他拉黑了,他想打也打不了啊?”

不满地瞪他一眼,乔知懿又道:

“所以这是怪我咯?”

指腹点了下她额头,沈枢哑然:

“怪我,应该在他打来之前也把他拉黑,这样你就眼不见心不烦了。”

他说的一本正经,乔知懿听完笑出声。

话虽然是这么讲,可大舅子的电话该接还得接。

刚划开接通键,男人着急忙慌的火急火燎就冒出来:“知懿怎么样了!”

手机被平摆在床上,周围安静,哪怕没开免提,也能一字不差地全听见。

掀睫看了眼她的反应,沈枢淡淡道:“没事了,我在她身边。”

电话另一头的乔砚铭松了口气:

“那就行,你好好照顾她。”

沈枢:“有别的话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